长期美债成了定时炸弹?市场担忧日本或出现下一个硅谷银行

在美国硅谷银行上周暴雷并“光速”破产后,市场投资者开始将担忧的目光从美国转移到亚洲,开始关注起日本各银行对美国债券的巨额投资。

财联社多篇文章已经讨论过,硅谷银行之所以陷入困境,其根源是该银行在吸收大量存款后,投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用于购买长期债券,而这使得该银行在美联储大幅加息时承受了巨额亏损压力——而令人担忧的是,日本银行在过去十年内也是这么做的。

由于此前数年间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奉行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压低了日本国内债券收益率,日本各银行在过去10年里也加大了对美债的投资。

尽管由于日本银行所持的外债投资规模仍远远小于对其国内证券的投资规模,因此目前这一因素还没有对日本银行业的健康状况构成明显威胁,但投资者仍担心可能出现的损失。

过去两个交易日,日本东证银行指数已经累计下跌9.2%,是亚洲金融类股整体指数(除日本外)跌幅的七倍多。

在日本股市上,地区性银行的股价跌幅更大,因为投资者认为它们的业务结构弱于大型综合型银行。本周一,福岛银行和千叶兴业银行股价下跌逾6%。

周二开盘后,日本银行股继续下跌。东京证交所银行股指数扩大跌幅,下跌5.3%,并创下去年12月22日以来最低。瑞穗一度下跌7%,为2020年3月以来最大跌幅。

Morningstar的高级分析师迈克尔•马克达德(Michael Makdad)表示:“我认为,日本储户的存款无论如何都不会面临风险,但地方银行的股价与他们的存款不一样……股票投资者再次考虑日本地方银行所持债券的利率风险是很自然的。”

根据日本央行的数据,在2022年4月至6月期间,日本大型银行持有的美元债券风险值(value-at-risk)已增至2.29万亿日元(约合170亿美元),而2014年初为1.2万亿日元(约合90亿美元)。同期,地区性银行对美元债的风险敞口也几乎翻了一番。

日本央行曾表示,他们的利率风险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大银行的利率风险值约为资本金的10%,较小的地区银行为5%。

2022年,随着美联储为遏制通胀而大举收紧货币政策政策,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去年全年共飙升236个基点。不过在过去几个交易日,美债收益率大幅下跌,原因是三家美国银行的倒闭引发了有关美联储将选择不再大幅加息的猜测。

三井住友银行日兴证券全球金融策略师Masao Muraki表示,利率上升导致硅谷银行出现亏损,这引发了人们对其他银行可能存在类似问题的担忧。

尽管对日本银行而言,其国内债券投资组合的利息风险是更大的威胁,不过分析师认为这部分的损害有限,因为日本央行不太可能像美联储那样大力加息。

SMBC信托银行高级市场分析师Masahiro Yamaguchi表示:“美国利率已升至5%,日本债券收益率仅升至0.5%,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我认为日本的银行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底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