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条》的15个细节佩服张艺谋

今年贾玲导演《热辣滚烫》、韩寒导演《飞驰人生2》、春节档固定IP新作《熊出没·逆转时空》等片,票房、口碑均不俗。

张艺谋年过七旬再度突破自己,在一部电影中无痕融合律政、家庭、犯罪、喜剧等多种类型(元素),此前,时光君已有过前瞻介绍。

不少观众认为,在《狙击手》《满江红》等历史(解构)题材后,《第二十条》让张艺谋回归现实主义,有点《秋菊打官司》时期的味道。

影片通过村长对秋菊的“侮辱”与“帮助”,罕见地以善来构建人的复杂,极具电影的暧昧性。

比如王永强失手重伤刘文经导致对方不治,凶器为剪刀,共26刀,刀伤分散,伤深均不足4厘米,只有两刀致命。

这两个要素,共同将事件性质从王永强的“泄愤”转向“恐惧”(若是泄愤,会刀伤集中、刀刀致命),从而让影片的圆满结局免于同情之嫌,而是依旧被控制在法律的正当性之内。

在“王永强案”之前,韩明翻出过许多类似案件,最后都以“反抗侵害者”被判故意伤害罪结案。

足见正当防卫是一种极难界定的行为,因此很少被认定,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沉睡法条”。

韩雨辰见同学被霸凌,制止并打伤霸凌者后,坚决不道歉;公车司机张贵生的女儿坚持让父亲进京,并自己写下厚厚一摞材料。

反观韩明处事的圆滑,以及公车司机张贵生、听障母亲郝秀萍等人对世事的顺从或绝望,可见成年人眼中的正义更现实、复杂。

最后,韩明让儿子继续保持见义勇为的品格,是成年人在青少年面前关于公平的一次省思及初心回归。

韩明、李茂娟夫妻与张主任、张科父子在派出所见面时,韩、李夫妻让张科坐,张科不坐,张主任允许后,张科才坐。

从站到坐,再到站,张科的动作其实是他的“父亲”张译设计的,以呈现张科对父亲的敬畏。

郝秀萍失踪,韩明、吕玲玲到康村查访,走进一家小卖部,乔杉饰演的老板正坐在柜台后,在电视上看一部电影。

这部电影就是2023春节档票房冠军、张艺谋导演的《满江红》,剧情刚好播到雷佳音饰演的假秦桧被迫朗诵岳飞诗词。

韩明的到来,让乔杉面对古今两个雷佳音,张艺谋作品联动由此产生了喜剧效果。

张艺谋曾提及,影片“摇”了不少《狂飙》和《漫长的季节》的演员,片中的确能看出一些《狂飙》的味道。

人设上,范伟、阿如那饰演的村霸父子,与《狂飙》中韩童生、阿如那饰演的父子异曲同工;王沛禄饰演的堂兄同他在《狂飙》中的角色疯驴子一样,都有打手的味道……

此外,堂兄提出让王永强一家卖血还债,也令人想起《狂飙》中唐小龙威逼石磊卖血还债的情节。

饰演韩雨辰的刘耀文和饰演张科的史彭元有一场“动作戏”。刘耀文曾在访谈中说,拍摄时,让他推史彭元,一推,推不动,很壮。

《八角笼中》,史彭元饰演拥有人物原型的格斗手苏木。为此,他进行了高强度体能训练,片中与他对战的,也是真实的巴西职业综合格斗员。

比如韩明和吕玲玲到保健器材店聊工作,躺在按摩椅上,店员为韩明介绍新品眼部按摩仪。

得知韩明只想体验不会下单后,店员改口说按摩仪是女款,韩明答道,我头小(适合体验女款)。

“头小”显然是依据饰演者雷佳音被称“大头”的梗而来,算是一种“突破第四面墙”的喜剧设计。

韩雨辰打了张科,差1厘米就伤到张科眼睛;张科找人打了韩雨辰,李茂娟让韩明报警,韩明说面部软组织挫伤得有4平方厘米才能立案;王永强用剪刀刺伤刘文经,每一刀深度都不及4厘米……

“厘米”代表暴力尺度,长了宽了就是“防卫过当”,控制在界限内,即正当防卫。

影片最后的听证会中,韩明将“王永强刺伤刘文经致其不治身亡”认定为“正当防卫 无罪”。

第一点如上所述,从王永强的角度分析刀伤,将其情绪由“泄愤”认定为“恐惧”。

两人开窗大喊“冲动是魔鬼,去了就后悔”,喜感十足,下一秒,张贵生便被货车撞死,惊悚感拉满。

让观众前一秒“大笑”后一秒“大叫”,这种编剧及剪辑手法类似于恐怖片中的“jump scare”(突发惊吓),也是张艺谋能在喜剧和悲剧间丝滑转换的证明。

影片情感及理性最充沛的戏,当属结尾高潮处检察院关于“王永强案”的听证会。

会上,韩明情绪激昂,发言交织着理性与感性,并不断接收监督员的提问质疑,堪称一场法理雄辩。

韩雨辰、李茂娟、郝秀萍等人之所以能看到这场听证,是因为听证会得以被网络直播,直播画面右下方还有手语老师进行全程手译。

目前,国内多地检察院都会对部分案件的听证会进行直播,直播的目的即让公平正义能被看见。

韩明拥有非常清晰的人物弧光,这种弧光由他的学生时期、职场生涯、初心回归共同组成。

职场初期,他在县城就职,后因公车司机伤人等案到更高一级挂职,但人已经学会圆滑处事;

王永强案及张贵生之死,令他不再妥协于简便和惯性,而是勇于站在真正的老百姓立场,对法律有破有立。

韩明如同一条波浪,人生各个阶段的认知在其中起伏,大众对法律条文的感知变化也能于此管中窥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