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岛便池藏尸案:32年无解谜团男子为何死在女教师的便池?

1989年2月24日,星期五,日本为昭和天皇举行了一场相当隆重的葬礼,全国放假。

在福岛县田村郡都路村小学工作的一名女教师,就计划着趁这个小长假回老家看看。

然后用一个U型管道,一头连着室内的蹲便器,另一头连着室外,算是个排污口。

这个女教师用完厕所后,顺便往便池口扫了一眼。这一扫不要紧,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只鞋。

那她就感到有些奇怪啊,心里想着会不会是外边排污口的盖子没盖好,有人故意捣乱,往蓄粪池丢了一只鞋。

经过大家的再次确认,里边的确是一条人腿,而且脚上没有穿鞋,于是就赶紧报了警。

警察很快赶了过来,他们先是试图把人从管道里拽出来,但试了好几次,人都被卡住了。

然后用起重机把U型管调出来,最后用切割机把U型管切开,才把管道里的人拉出来。

穿着裤子,但双腿是蜷着的。脸刚好对着蹲便器的排泄口,微微偏左,脸上还放了一只鞋。

当时在场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人在便池泡了几天,反正是臭气熏天的。于是呢,就在现场随便找了一些水对他进行了简单的清理。

这就造成了尸体上万一有可以当作证据的毛发或者指纹之类的线索,会连带着粪便,一起被冲掉。

那法医在尸检完给出的结果是,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两天前,也就是2月26日。

身体除了膝盖和肘部的轻微擦伤外,没有其他明显外伤。死因是低温导致的心肺衰竭。

由于没有其他谋杀的证据,警方在案件还有疑点的情况下,便草率的认定,这是一起偷窥意外致死案。

死者为了偷窥女教师主动进入U型管,但由于管道狭小,无法退出管道,被困在冰冷的蓄粪池中,活活冻死。

对于警方这么草率的结案,引起了都路村3800人和其他几个村子一共4000多人的抗议。

死者名叫菅野直之,25岁,未婚,身高170。与父母和奶奶住在离小学10分钟车程的都路村。

所以这附近有很多给核电站提供保养服务的公司。菅野就在其中一家公司担任营业主任。

而且在生活中也很乐于助人,是村里青年会娱乐活动部长,喜欢运动和音乐,平时还会自己创作个歌什么的。

所以,这点是村民们不能接受的原因之一。这么好的人设,干那么恶心猥琐的事,不合理吧。

还有就是,很多村民认为,菅野出事是有原因的,因为在他生前发生了很多与他有关的大事,他是被灭口的。

菅野直之在刚进入公司的时候,曾担任过福岛第二核电站的操作员。在他死亡的前两个月,福岛第二核电站发生了3号机零件脱落的事故。当时监测设备已经报警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引起人注意。最终导致核反应堆长时间停机。

因为当时福岛县的一把手是个反核电派,核电公司怕这件事被抓住小辫子不放,所以就一直拖着没有上报。

直到1月6日,也就是菅野出事前一个多月,福岛县才知道了这件事,于是便派调查组过来询问。

因为菅野平时表示很优秀啊,而且非常热爱这份事业,所以领导就派他去接受询问。

但是在这次询问之后没多久,福岛第二核电站保养维修科的科长居然跳轨自杀了。

刚才说了,菅野不是反核派,非常热爱这份事业。所以现任村长就请菅野为他演讲,拉选票。

而且那一场演讲下来,效果非常不错,现任村长有很大的可能连任。所以有人猜测,菅野是被其他竞选者,或者反核派灭口的。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菅野和女教师还有女教师的男友是认识的。那以下简称男友吧。

在案发前的这段时间呢,女教师经常接到同一个人的骚扰电话,但是报警以后呢,警察一直置之不理。

在一次调查中呢,菅野把骚扰电话进行了录音,然后交给了警方,但警方依然是敷衍了事。

据菅野同事说,菅野曾经对他说过,他已经知道骚扰电话是谁打的了。但是没有说名字。

其实案件过去了30多年,除了真相以外,人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他是怎么进入的管道。

管道的三段都是圆筒形,室内一端的口径是20厘米,室外则是36厘米。由于菅野的肩宽并没有公布,只能通过数据来推测一下。

根据日本在2004年-2006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他们25-29岁男性的平均肩宽是40.4厘米,同龄女性的平均肩宽是36厘米。

菅野的身高是一米七,在同龄人中应该也算中上身高,因此他的肩宽应该大于男性平均的肩宽。

就算他会什么缩骨功,钻进去了,那也一定是头朝下进去的,不然很难在狭窄的管道内调换头脚的位置。

那如果不是菅野自己爬进去的话,就只剩下两种情况,昏迷或者死亡被强行塞入管道。

但前边已经说了,菅野上半身是赤裸的,把衣服抱在胸口,而且由于管道壁比较光滑,穿着衣服进入的话的确不会有大面积擦伤,所以可以排除死亡后被强行塞入管道这一项。

可能很大程度上是跟重力有关系,头朝下下到里面的姿势比头朝下再上来可难得多。

因为在这个时候人的体温调节中枢麻痹,让人产生了幻觉,专业术语叫反常脱衣现象。

除了菅野进入管道这个疑点,他的另外一只皮鞋的位置,也是疑点重重。在脸上的那只好解释,可能是怕女教师一低头直接看见他的脸,吓到女教师。

还有就是菅野的车在宿舍附近的停车场被发现,车钥匙并没有拔下来,车门也没有锁,看上去应该是临时停这里一下。

结合着前边分析的可能是昏迷进入的管道,那他会不会是在河边被人弄昏迷,然后凶手把他拖到他车上。

随后凶手驾车把他带到宿舍附近的停车场,因为还得把菅野拖到管道口,所以也来不及拔钥匙锁车门。

那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菅野自己来到停车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想钻一下女教师的厕所。

但结果是钻进去出不来,在尝试退出管道时,他把一只鞋踢出了管道,结果被野狗之类的叼到了河边。

虽然这种可能性没有第一个大,因为不符合菅野的人设,但也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

那想知道这两种情况成立不成立的话,还得看看菅野出事前有没有什么其他可疑线 菅野放在脸上的鞋子

在第二天早上,24日上午10点左右,菅野跟父亲说,我出门一下,然后就驾车离开了。

虽然3nm,但是挤牙膏?A17 Pro跑分出炉:CPU多核仅提升3.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