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略村战斗的名誉(曹旭)

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日军对八路军太岳根据地发动大规模“扫荡”,180多人的“日军军官观战团”前往我太岳前线团开进韩略村,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依托韩略村地势设下埋伏,前后仅3个多小时,击毁敌军13辆汽车,歼灭120多名日酋,创造了敌占区打伏击战的经典范例。影视《亮剑》有这样的片段。

但是,1943年的太岳军区二分区16团是谁领导的?当年阅读这些内部资料的时候,即使389旅旅长王近山也没有注明,让人浮想问询。十月的韩略村是个美丽的村庄吗?远远的望去,成片成片的中秋庄稼呈现出一派和平景象,百里的青纱帐蓊蓊郁郁。人们哪里知道,在大扫荡的铁幕下,山西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依然活跃着抗击外寇的队伍。遥远的天空是蓝的,高高的田野是绿的,一辆马车过后,一队士兵过后,踏卷起黄色的烟尘,蓝天绿帐间热浪四起。

距离韩略村不远,敌人的据点密布,村南地势险要,高地上有一座碉堡,驻有日、伪军40余人,配有轻重火器。我们可以看到敌人的据点和据点上的哨兵与旗帜,是阡陌交通中的眼中钉、毒蜂刺、杀人刀,这个据点里的鬼子时不时走出碉堡,四面骚扰,抢劫我们的财物,践踏我们的家人,杀害我们的无辜。我八路军太岳兵团一部,是元帅的队伍,组建初期,已经敢于善于打硬仗,已经是保卫根据地保护老百姓的子弟兵。即使是战争的相持阶段,亲人来了宰鸡烙饼,敌人胆敢侵犯,回击的是我们的刺刀和手榴弹。

当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望着枪声爆炸声和喊杀的方向,不远处的田野里有青青的坟茔和浓郁的松林,其间也有吉祥和美羽的各种飞鸟,但在我生死攸关我民族存亡之际,这个流荡着倔强、顽强和智慧的种群,早已蒙昧中觉醒,早已众志成城,我们群起抗争。

一盘散沙的年代,当时的老人们曾经阅历,而一个新生组织和集团的到来,唤起了民众的内里情怀,团结起来,彰显民族精神,锻炼成长,不断壮大,终是成为民族存亡激流间的中流砥柱。没有人能打败我们,因没有人能灭亡我们,即使是占领了我们的家园,玷污着我们的文化和文明,但最终的一切,要么被我所歼灭,要么为文明所同化。尽管同化的过程绝不仅仅是被奴役的过程,任何同化的摩擦和交集,都相伴着厮杀,流淌着鲜血,飘荡着抗争。

狼牙山五壮士是这种精神的代表,韩乐村战斗中的一位不知名的连指导员是个代表,他们牺牲了自己,成就了一世英名。这个没有留下姓名的连指导员,在为了整个胜利到来的关键时刻,自杀性爆炸了顽寇的垂死挣扎。读着这段历史,我好像走到韩略村的野路上,在和煦的风中,在碧绿的庄稼和野花的淡香里,凝望着这片美丽而蕴含着巨大力量的大地,天空中飘荡着豪迈骄傲的情绪。

我们不会消亡,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洒下热血肥沃这片土地,用敌人的头颅祭奠我们的烈士;我们浇灌汗水,茁壮我们的民族生生不息,砥砺前行;我们不会消亡,每一次的历史回顾,都将在近一个世纪的今天,让我们瞭望远方,驻足思索,注意自己脚下的道路,我们依然漫长的征途。

是的,不必留下什么姓名,万万千千的英雄,包括那些已经名垂史册或已经难以查询名姓的,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军人。

本阁注:时16团代团长袁学凯(1914-2004.10.9);政委常祥考(1917-1948.5屯字镇战役中牺牲)

☆ 作者简介:曹旭,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教师进修学校干部,笔名陈草旭变,近年来有数百篇散文、小说见散文在线、红袖添香、古榕树下、凯迪社区等文学网站,合著有人物传记《那年的烛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